首頁 > 三農頻道 > 聚焦三農

新聞線索在線提交

為有源頭活水來

來源:猛犸新聞·東方今報 2020-01-14 15:46:22
  • 關注官方微信

  • 天天315維權

  2019年上半年,新鄉市委政法委書記郅曉峰十多次來到衛輝市最貧窮的獅豹頭鄉指導扶貧工作,他跑遍了獅豹頭鄉的村村寨寨和山山嶺嶺,牽掛著黑炭窯村周圍村民的吃水問題。9月8日,在衛輝市扶貧干部的艱苦努力下,終于在黑炭窯村打出了甘甜的泉水,使猴頭腦、瓜溝等村的村民吃上了潔凈安全的泉水。這些無私的共產黨人用實際行動踐行著他們的理想信念,為人民謀福祉。擰開水龍頭,嘩嘩的泉水噴涌而出,瓜溝人笑了。

  清澈潔凈的泉水是從黑炭窯村的北嶺上引過來的。流過一段公路,流下一個山坡,流到了瓜溝北嶺新焊接的水罐里。然后,流進了瓜溝的家家戶戶,流滿了家家戶戶的缸缸盆盆。水在血液里流淌,滋養著身體,凈化了心靈。人,顯得年輕、水靈和精神了。飛濺的水花像圣潔的百合花,在水龍頭上綻放出典雅、芬芳的花朵,香氣盈谷。

  2019年的春上,衛輝市的扶貧干部,不顧山高路險,在黑炭窯村周圍的山嶺上溝壑里,敲石掘土,四處尋找水源。在那堅硬的巖石上鉆了兩處泉眼,都沒能打出活水。他們不氣餒、不言苦、不抱怨,抱定打不出活水決不罷休的決心。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有志者,事竟成。他們頂風冒雨,不畏酷暑嚴冬,歷盡千辛萬苦,終于在九月八日打出了鮮活、清涼的泉水。泉水歡笑著噴涌而來,飛濺到扶貧干部的臉上,洇出了一片晶瑩爛漫的水花。周圍的村民聞訊蜂擁而來,迫不及待地捧起清冽的泉水,送入口中,品嘗著它的清爽和甘甜。一個個笑逐顏開,滿臉幸福。他們簇擁著勝似親人的扶貧干部有說不盡道不完的感恩戴義的話語,“懷欲報之心”……。緊接著,扶貧干部按照政策的要求,組織工人,開始緊鑼密鼓地鋪設管道,把甘甜的泉水引到了黑炭窯、小池山、猴頭腦、瓜溝等村,讓清凈的泉水流進村民的心田。輸水的管道翻山越嶺,與瓜溝北嶺半山腰的那個兩米高、五米見方的儲水罐相接。然后,在儲水罐上安裝了一根水管,直通村里。接好三通管件,安好水表,泉水按照規定的線路分頭行動,走向每家每戶。黨的政策隨著一股股清流,進到每家的廳堂齋廚,滋潤著每個人的心靈。困擾瓜溝人幾百年的吃水問題終于得到了解決。從此以后,瓜溝與所有的村莊一樣,沐浴著黨恩,吃上了自來水,并正在擺脫貧窮,走向小康,走向富裕。

  為感謝黨的恩情,感謝扶貧干部的厚愛,黑炭窯周圍村莊的父老鄉親,在打出水的那天,自發籌資請來了衛輝市豫劇團,唱了三天的大戲。喧鬧的鑼鼓聲在山頭上縈繞。優美的唱腔在山溝里回蕩。村民像過大年似地齊聚在戲臺下,傾聽著從北京傳來的聲音……

  路通了。自來水通了。網絡通了。瓜溝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瓜溝人與城里人一樣,可以過上幸福、安定和富裕的生活了。此情此景,誰不對未來懷有美好的憧憬?他們飽經風霜的臉上如椿樹皮般的皺紋里,蹦出了一串串的笑容。那一串串的笑容如山花般燦爛。

  瓜溝是一個小山村,四面環山,曾經居住著幾十戶人家。一百多畝的旱地分布在村莊周圍的山坡上和溝叉里。這里缺水少雨。種植的莊稼長得好不好老天爺說了算。老天要是發起不澇就旱的脾氣來,再勤勞的瓜溝人也將一無所獲。缺水,不通公路,綿延起伏的山巒成了不可逾越的屏障。他們不能改變自然,就不得不改變自己,舉家外遷或外出打工。我不能埋怨祖輩們的愚笨,非得在這荒山野溝建村定居不可。但是,在那兵荒馬亂的年代,也許大山圈定的是一塊凈土。在這里繁衍生息,可能是最好的選擇。祖輩們守著那幾塊貧瘠的山地,竟然在這里居住了幾百年之久?真是難以想象。村莊周圍那幾眼廢井還在,它見證了祖輩們吃水的滄桑歲月和吭哧吭哧拔水的光陰。從木水桶、鐵水桶再到塑料水桶,換了一付又一付,抹不掉的是肩膀上的疼痛。他們弓著脊背,一代代過著吃不飽穿不暖卻又餓不死凍不夸的艱難苦澀生活。

  1941年的特大旱情和蝗災,是瓜溝最悲慘的歲月。天旱地裂。蝗蟲蔽日。莊稼顆粒無收。到了年底,家里的存糧吃得精精光光,終日食不果腹,饑腸轆轆,生活十分凄慘。奶奶不得不領著父親外出逃荒要飯……四八年家鄉解放后,社會穩定了,生活提高了,人口增多了。可是,每年到了春夏之交就變得青黃不接了。糧食不夠吃,靠國家供應救濟糧維持生活。水不夠吃,就得到幾公里以外的地方挑水吃。真是滴水貴如油。早晨起來洗把臉,全家人只用一碗水。之后,還得把剩水積攢起來飲牲口。一年四季都沒有洗過澡。到了冬天,脖兒梗、腳后跟的污垢又黑又厚,洗都洗不掉。頭發和衣服里的虱子密密麻麻的,渾身瘙癢,逮都逮不完。

  1979年的春夏,大旱。旱井里的存水吃光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停止了生產隊里的一切活計,成群結隊,到橫嶺或水南坡去挑水吃。挑一擔水,來回得走十多里的山路。肩膀腫了,鞋磨破了,腿跑細了,一晌只挑一擔水。有一次,去水南坡挑水,水桶掉進了泉眼里,咋都撈不出來,哭得涕泗橫流,卻又無可奈何。借來一副水桶,挑著水,揣著粗氣、艱難地來到了南嶺,總算快到家了。誰知下山的時候,腳一跐,連人帶水桶翻倒了。腿上摔得少皮沒毛的,火辣辣的生疼。桶里的水順著山坡嘩嘩地流淌。兩只水桶咣當咣當的向著百米深的山溝滾去。我哇哇大哭。哭得老天都動了容,飄來了一朵愁云。父母親沒有罵我愚蠢,而是到溝底尋找摔得坑坑洼洼的水桶。天陰沉著老臉,要下雨了。熱切期盼著下一場傾盆大雨,一場及時雨,就能解決吃水的問題。果然,狂風大作,雷聲陣陣,從西山后走來的雨嘩嘩地下了起來。可是,老天爺太摳門了,就下了那么一指雨,停了。瓜溝村里邊的水池里,積攢了兩小坑的雨水。半夜三更,黑窟窿咚的,村民們跳著水桶、拿著水瓢在水坑邊等水。人多水少,輪不到,就搶。搶不到就罵、就打。水池里成了爭奪水的戰場。舀到桶里的水是渾濁骯臟的污水,比糊涂還稠。沒有水吃,人都瘋了。搶了一晚上,我只搶得一擔水。挑回家去,倒在了水缸里。父親搟碎了一點白礬,攪在水里,不一會兒,水就變清了,而缸底卻沉淀了一層厚厚的污泥。

  第二天的半夜,又挑起水桶,到小井去和橫嶺村的人搶水。那里有一股泉水,不大,但一年四季不歇。每到旱季,泉水變得很小。一股指頭粗細的泉水,根本供不上兩個村莊幾百口人的食用。于是,徹夜不睡,在小井上等水。更有甚者,在夜色的掩護下,悄悄地溜到猴頭腦、黑炭窯等村的旱井去偷水。凡是距離瓜溝近的或者路途比較平攤的村莊,只要知道那里有水,即使是用鎖鎖著井蓋,也要砸鎖取水。人離不開水,牲畜也離不開水。

  為了吃水,大隊的黨員干部是想盡了辦法。打旱井儲存雨水。掏井多存水。可是,到了旱季,吃水仍然滿足不了村民的需求。于是,大隊黨支部決定把全村的青壯勞力集中起來,費了一冬一春的時間,在瓜溝的里邊修建了蓄水池。可是,水池漏水。然后,組織村民在雨季時泉水流出的地方挖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挖了幾十多米深,卻發現這里是過河水。公社和縣里的領導多次派人到瓜溝實地勘察都沒有發現活水,無功而返。一九八零年縣政府派出幾輛卡車往山村送水,可是路不通,拉不到村里去。把水倒在山頭上的土坑里,以解燃眉之急,卻不是長久之計。八十年代中期,政府倡議,每家每戶都要修建一個水窖儲水,國家免費供用水泥和預制板。父親在東尖的山旮旯里挖建了一個水窖,儲存了幾十立方米的雨水,基本上解決了全家的吃水問題。但是,天不下陡雨,水就流不進水窖里。這里的村民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與惡劣的自然環境抗爭著,可就是改變不了沒水吃的命運。黨和政府沒有遺忘這里的村民,一直都在想著辦法解決這里的吃水問題,可是,一直都沒有得到根本的解決。

  2019年7月的一天,衛輝市的扶貧干部來到猴頭腦村,告訴村民們:今年八月底,每家每戶必須接通自來水。有些村民認為能夠吃上井水就不錯了,還吃自來水呢?那簡直就是妄想。帶隊的領導正言道:這不是夢想,這是黨對村民的承諾,是一項政治任務。按照《扶貧綱要》規定:二零二零年,脫貧必須實現“兩不愁,三保障”,做到“八有一超”,其中一項就有安全飲水……我聽到了這個消息,心潮澎湃,激動得眼淚都流下來了。沒想到瓜溝人也能吃上自來水,讓人喜出望外。去年年底,國家把瓜溝的道路硬化了。今年要通水,通網絡。黨和政府對這個小小的山村傾注了大量的心血,與這里的村民血肉相連,息息相通。瓜溝在清朝建村時,沒人管這里村民的死活。民國時,烽火連天,山里也未能幸免,出現過賣兒鬻女,餓死人的現象,還遭受過軍閥土匪的輪番搶劫。直到四九年,這里的村民才被當成人看待。

  真是天變了。

  上小學的時候,學過一篇課文《吃水不忘挖井人》。沙洲壩和瓜溝所處的自然環境差不多,是一個嚴重缺水的村莊。毛主席帶著一批的共產黨人勘察水源,選擇井位。然后,挽起衣袖,卷起褲腿,挖出了清澈甘甜的井水。這點小事算不得什么,可在沙洲壩村民的心中卻是天大的事。是黨的恩澤。“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于人。”誰贏得了民心,誰就贏得了天下。瓜溝人能夠吃上自來水,正是由無數個不計個人得失的共產黨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在傳承著老一輩革命家全心全意為人民的服務宗旨。他們贏得了民心,并正在實現祖國復興的偉業。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這又是一座豐碑,這座豐碑深深地刻印在了瓜溝人的心中……(任厚忠)

責任編輯:
有新聞想爆料?請登錄《今報網呼叫中心》( http://www.ptohov.icu/call)、撥打新聞熱線0371-65830000,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微博(@東方今報)提供新聞線索。今報網商務合作招募中,誠邀合作伙伴,聯系電話18737167215。
  • 時政
  • 河南
  • 社會
  • 民生
  • 財經
  • 教育
  • 行業
  • 綜合

東方今報|資源手冊|呼叫中心|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廣告服務|技術服務中心

Copyright © 2005 - 2019 JINBW.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東方今報全網中心  版權所有:東方今報社

關注我們
大乐透几种小复式 北京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加拿大三分彩开奖号 快乐双彩基本分布走势图 高频彩票论坛 快乐飞艇计划下载 股票融资=鑫配资 王中王资料提供 今日股票行情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大发一分钟快3全天计划 今日股票涨跌排行 河南22选5每天开奖时间 深圳风采36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施胆中奖规则 好彩1预测广东 今日股票推荐最新消息